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商场狼妻:恶整帝王 > 055 大结局

商场狼妻:恶整帝王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055 大结局

    急忙躲开,却不小心被他砍碎几片衣物,外套上割除几个口子,齐旭尧高大的身子站起,拉了拉蒙脸的眼罩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低沉有力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,初月皱眉,他却也只是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今晚不走,你也得死。”

    初月看的出来他不是在看玩笑,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在两人之间流荡,总觉得他诡异的太吓人,初月想起了刚刚去追林思言的雪无痕,想也没想转身跑出了屋子,身后没有人跟来的痕迹,初月稍稍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齐旭尧看着那个马上跑开的身影,没有去追,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,良久,黑夜里出现几个身影。

    “行动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话语异常果断,没有丝毫犹豫,齐旭尧转身跳出了窗户。

    刚才还张灯结彩的府中现在只有一些下人在收拾,初月去了林思言的房间,却并没有看到那两人,问了下人也都说没看到,没头绪的在府中闲找,被刚才齐旭尧的话说的有些心慌,担心雪无痕会出事,正想出去找,却看到正好来找自己的长乐,长乐似乎很惊慌的样子,身后跟着几个侍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,不知哪来的军队已经。一.本。读。小说 WWw.yBDU.Com快把城门攻破了,现在京城没有多余的将士,清俊已经先去档着了,初月,先与我一起跑吧。”

    长乐很讲义气,这时候还不忘带着初月,初月皱眉,总算明白刚才齐旭尧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先走,我去看看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已经派人去跟你爹说了,朝中大臣都已经知道了这事,你们也快跑吧,若是真的攻了进来,我们全都性命不保了。”长乐公主的声音很大,很快便传遍了大院的每个角落,几个下人慌慌张张的放下手中的桌椅,跑去了自己的住处,快速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,然后麻利的跑路。

    眼见府上人越走越少,还是没看见雪无痕出来,林思言也不见踪影,初月担心,长乐却已经拉着她开始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月儿!月儿!”

    马车正要离开,府门口却传来一声呼喊,初月下车一看正是雪无痕,他提着林思言晕过去的身体,看样子是被他打晕得,见初月在马车上,雪无痕的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了,初月到处找你!”

    长乐跳下马,伸手使劲的拍了雪无痕一下,雪无痕的脸色好了些,将林思言扔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,先上去,放心吧,我已经派人护送娘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知道?”

    初月惊诧,雪无痕在京城中也有人,他早知道会有今天?

    越来越搞不懂,雪无痕却只是让她别问,一起同乘在马车里,在街上走的有些艰难,攻城的消息越穿越开,百姓们都知顾着自己逃。

    “对了长乐,太后我大姐她们还在宫里吗?”

    “不,她们早就跑了吧,消息传的快,宫里人多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也会跑嘛?那皇宫谁来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清俊刚刚说去城门看看,现在不知道在哪,虽说皇上不在,皇宫的人也不少,应该没那么容易攻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痕,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?”

    初月皱眉,还是问出了口,雪无痕愣了愣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三天前我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跟我说?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攻城的事我是今天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三天前找他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以后再跟你解释,重要的是,我们现在怎么办,往哪边走,日后怎么跟你娘汇合?”

    马车停在郊区,长乐正想骂,外面却已经传来马蹄声,众人下马,有些被眼前的人吓到,居然是赫连非墨,他带着大批人马,看样子是走小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赫连,你们也收到消息了吗?”长乐有些惊诧,看着英俊的赫连,又想起了赫连清俊。

    “皇上早猜到了,你们往前走吧,大部队就在不远,这是祁王的阴谋,幸亏尽早识破。”

    赫连非墨的话更像是一颗炸雷,什么都听不懂,初月没说话,只是静静的跟着几人转移,转移,再转移。

    只是却没那么顺利,与大部队一起前行,又看到了久违的邢天逸,澹台焱玄,澹台莫邪,霸气外露的几人都明显成熟了很多。

    邢天逸看初月的眼神已经有些冷淡,说不出什么感觉,只是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几人骑在高头大马上,英俊的身姿令无数女人倾倒,雄壮的部队,壮观的景象,不久,赫连非墨也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赫连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皇上早猜到祁王没那么好心与自己联盟,而且祁王的部队土藏王哪有那么容易攻破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啊,我听不懂,能不能从头说。”长乐不满的皱了皱眉,赫连非墨叹了口气,理了理身上的铠甲,开始了漫长的解说,在马车的颠簸下,初月听完了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原来祁王假借被土藏王战败是个极大的阴谋,初月更没想到的是,这几年里,齐旭尧跟祁王竟变成了一伙,齐旭尧是江湖帮派,人数极多,目前是江湖上声望最高威望最大的,祁王拉他一起入伙等于是拉了半个江湖的侠士。

    他假借土藏王之名向皇帝求救,可能是猜到皇帝不可能不顾兄弟之情不管他,所以一直潜伏在他的大营了解着他的部队,他的装备,他的攻势,他的战略。

    也难为他潜伏了这么久,林思言也是他的人,放在云召栾身边,了解一点朝廷的小事,拉拢一点不大不小的官员。

    林思言潜伏这么久当然不止是为这一点点事,最重要的是拉拢云撼天,太后察觉到云撼天不对劲才想帮云召栾多个媳妇了解一下家里的事,但婚礼刚办完,这战事就触发了。

    几天前,祁王偷偷离开军营便再也没有回来,但澹台莫邪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他从祁王一进军营开始就对他有所防备,所有的战术什么的在他走了之后完全推翻,装备什么的也对他完全保密,所以祁王并没有听到很多,有些时候还会收到一些澹台莫邪故意放出来的假消息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还是兄弟两人夹杂着一些外人的争斗,这次要斗的,初月有些吃惊,竟然也有自己的父亲,云撼天,怪不得他那么疏远慕念之,全是因为林思言的挑唆以及诬陷,还有他现在的处境,他是祁王的人。

    马车突然停止,初月探出头,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另一个城门口,门外的士兵声势浩大,喊打喊杀的声音四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自己找地方躲起来吧。”赫连非墨看了一眼几人,跳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长乐紧随其后,初月想了想,也跟了上去,雪无痕跟在身后,车上只剩下昏迷的林思言。

    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,初月能清楚的看见为首的几个人,齐旭尧,澹台浩祁,还有曾经那个有些憨厚的土藏王。

    皇家的男儿,果然心机深沉。

    澹台莫邪站在城门上,看着下面的人,霸气万分。

    “现在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,饶你们不死。”

    声音太杂,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见,但明显攻击猛了很多,也就是他们根本没有把澹台莫邪的话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耳边响起一阵厮杀声,澹台莫邪让手下放了一颗炸雷,顿时几十万人的场面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澹台莫邪,我早想与你一决高下,今日就让我们以生死为赌注如何?”

    澹台浩祁的声音异常坚定,看着澹台莫邪似乎他一定会答应一样。

    澹台莫邪倒也没有退缩,真的开了城门,初月跟着几人偷偷爬上城门,看着眼前的动静,澹台莫邪骑着一匹白色骏马,澹台浩祁骑着枣红色,两人都身穿盔甲,手持长枪。

    “你我兄弟一场,今日却走到这步田地,浩祁,朕再给你一次机会,放下兵器,我不予你计较。”澹台莫邪似乎还有几分顾念兄弟情,叹了口气,看着澹台浩祁的目光异常认真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皇兄,我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,告诉你吧,现在皇宫里也全是我的人,你的地盘我已经占了一半,只要攻下城门,取下你的人头,我就是新主,准备了这么久,你真以为我会无功而返吗?”

    “皇位真的那么重要吗,你算计我那么多年,真的只为了皇位?”澹台莫邪的语气软了几分,语气里竟有几分可怜的意味,初月顿了顿,澹台莫邪的样子似乎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,少说那么多,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”

    伴随着澹台浩祁的一声大喊,两匹马开始厮杀在了一起,土藏王举了举手,刚才那些攻城的又继续冲了上去,其中不乏几个打乱两兄弟厮杀的,但都死在了两人的长枪下。

    两人的战争越来越激烈,邢天逸与赫连非墨澹台焱玄也纷纷下了台,战乱中,只有一个身影依旧惹人注目,齐旭尧不予任何人厮杀,只是冷静的站在一边,仿佛这场战事与他丝毫无关一样,黑色的斗篷透着几分诡异,初月站在城楼上,隐约觉得他冲自己笑了一下,然后邢天逸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邢天逸眼尖的看出了他的大将,于是直接越过别人长剑刺向他,齐旭尧岂是那么简单的人物,应付邢天逸丝毫不吃力,手一动,邢天逸便退后了几步。

    雪无痕站在初月身后,像是看懂了她的心事一般。

    “去吧,把你想说的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初月回头,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雪无痕,然后跑下了城楼,几个将士本来想阻拦,却被长乐大力的挥开。

    齐旭尧背对着初月,像是知道她会过来一般。雪无痕在她旁边替她清理着打扰的人。

    “收手吧,不会有好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齐旭尧的声音很好听,却莫名的让人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的脸吗?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齐旭尧的声音更冷了,初月看着他,他的手慢慢移到自己的脸,拉下拉那快丝巾,一大块烧伤的印记难看的疤痕留在脸上,与另一边姣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初月皱了皱眉,齐旭尧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拜你所赐,看吧,你也讨厌我了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毛骨悚然的声音渗人至极。“既然如此,我就把你喜欢的,把你在意的,都给毁了。”

    齐旭尧话音刚落,已经朝着初月身后的雪无痕冲了过去,雪无痕反应很快的挡住了他的攻击,没有任何言语,两人厮杀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周围乱成一团,满地的鲜血,大片的尸体,偶尔也会有两个来攻击初月的,初月却不忍心出手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澹台浩祁与澹台莫邪的决斗进入白热化,两人身上都有血,是对方的还是自己的分不清楚,但那伤口却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雪无痕与齐旭尧厮杀在了一起,初月想过去帮忙,奈何两人的动作太快,功力深不可测,初月根本不是对手,邢天逸也与土藏王扭在了一起,周围都充斥着见血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初月回头就看见雪无痕躺在地上,雪白的衣服上染着鲜血,那比雪还漂亮的发色也被血染的有些红。

    “无痕!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咳咳。”雪无痕身受重伤,齐旭尧身上也有些伤口,却明显没有雪无痕伤得重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一把沾血的剑,指着初月,初月回头,齐旭尧眼神冷漠。

    “不要,旭尧,你收手吧。”

    初月有些哽咽,但齐旭尧明显没听进去,像是杀红了眼一般,长剑直直的朝雪无痕冲了过来,想也没想,初月抱住雪无痕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但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来袭,却仍旧有血滴下的声音,初月回头,穿着铠甲的邢天逸冲自己有些苍白的笑,他正对着自己,胸前搽着的正是齐旭尧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天,天逸!”

    齐旭尧抽出剑,有些鄙视的看了一眼倒下的两人逾期不屑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不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为,为什么!”身边两句苍白的身体,周围都是血,初月哭的有些回不过神,邢天逸伸出手,初月忙握住。

    “你爱他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坚定却又虚弱的声音在两人身边回想,邢天逸的手很快掉了下去,身后的齐旭尧还没有停下的意思,脚步仍然在靠近。

    “啊,还有一个没死啊。”

    初月的眼睛红得有些吓人,想也没想,夺过邢天逸手里的剑朝他身上劈了过去,虽然不是他的对手,但他毕竟身上有伤,应付初月虽然游刃有余,但偶尔也会被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邢天逸的身体无力的倒在地上,初月的眼睛发红,刚刚刺齐旭尧的手臂,却被他一下甩了开去,初月回头,澹台焱玄似乎靠了过来,这个时候,他会帮自己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抱着赌一把的心情,初月用最大的功力朝着齐旭尧拍出了一掌,果然他躲开了,左手的长剑挥过他的颈间,他脸上竟然还挂着笑。

    落地,脚下的鲜血开始滴了下来,越滴越多。

    澹台焱玄站在齐旭尧的身后,脸上挂着有些狰狞的笑容,但齐旭尧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,反手将刀抽了出来,一掌飞过来,初月便晕了过去,最后的印象只看见那两人厮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头痛欲裂,像是脑袋被什么挤满了一般,想睁开眼,却被嘈杂的声音淹没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,也不知过了几天,初月才昏昏沉沉的睁开眼,一睁眼,看到的便是雪无痕那放大的脸,他胸前跟手上都包着绷带,脸上也有,似乎已经过了好几天,他精神有些颓唐,看到自己醒来明显精神很多。

    “月,月儿!”

    雪无核兴奋的将初月扶了起来,初月坐起身,环顾了一下四周,是云府,仗是打赢了吗?

    “天逸呢,他有没有事!”

    想起那日他为自己挡的剑,心口便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他。”

    雪无痕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日的战争,澹台浩祁,齐旭尧,土藏王,由于澹台莫邪准备周全,他们全军覆没,虽然皇宫中有云撼天的部队,但后来听说攻城的已经全败,他便也没有继续抵抗下去的意思,乖乖的缴械投降了。

    胜利来的有些吓人,也让初月看到了澹台莫邪的头脑,他会是一个明君。

    澹台浩祁死了,齐旭尧死了,土藏王也被砍头了,朝廷派了新的官员前去土藏走马上任,而这官员很巧就是赫连清俊,长乐带着嫁妆与赫连清俊在昨天一起去了土藏,雪无痕递给自己一封信,那是长乐亲手写的,清秀的字迹带着满满的对自己的关心和歉意,但是知道赫连清俊与长乐能幸福,初月还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清理尸体的时候发现林思言也死在了人群里,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,没有人看见。慕念之被长乐的人保护着,毫发无伤的回来了,其他的姨娘小姐都在战乱中死了,有些失踪了,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云初寒跟云初雪在攻城的时候被云撼天拿来做人质,结果被澹台焱玄杀了,澹台焱玄做的很绝,却也漂亮,据说齐旭尧也是死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雪无痕递给初月一封信,据说是澹台焱玄的亲笔信。

    就在前天,他已经服从澹台莫邪的分配去了自己的郡县,相信经过这件事他也明白靠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赢了澹台莫邪的。

    “讨厌的人我已经帮你杀了,下次见到我,别再把我当仇人,快点醒过来,你这样的女人,阎王爷不会要你的。”

    潦草的字迹带着几分隐约的关心,初月将它放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云撼天因为这次的叛乱,被发配去了边疆,而因为云召栾的配合,特别免了慕念之的惩罚。

    初月等人也没有被牵连,云召栾本想离开京城去外地,王若瑶却不准他离开,毕竟拜了堂都是夫妻,结果两人居然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王父痛心疾首,却也没能留住。

    赫连非墨接替了邢天逸原来的位置,带兵打仗训练,忙得没有一点时间,却也有派人看看初月醒没醒,时不时送点东西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云府,澹台莫邪也不知是什么原因,每月竟然还给俸禄,并封了慕念之做三品诰命夫人,这时候初月才知道,最聪明的人是慕念之,她早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一起告诉了皇帝。

    日子似流水一般过去,两人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,初月便与雪无痕一起去跟慕念之说了离开府的事情,慕念之没有反对,知道两人的意思也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与雪无痕收拾了行礼,三天后便向原来的小木屋进发,经过这次的事情,两人的感情也稳定不少,果然还是那个地方最适合生活。

    马车路过邢天逸的府邸,初月很想进去看看,握了握邢天逸留在自己身边的刀,却还是收住了脚步,心中对邢天逸既有感激也有歉疚,雪无痕明白他的心情,一路上都拉着初月的手不说话。

    三个月后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?”

    初月坐在草地上,看着前方渐渐落下的夕阳,雪无痕在身后靠了过来,贴着耳朵声音有些痒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什么时候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想这些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我们谁会先死,先死的人是不是就可以什么都不管?”

    “那我会让你先死,我舍不得让你痛苦。”

    雪无痕的声音异常温和,轻轻的抚了抚初月的发,眼神腻的能滴出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靠在雪无痕的怀里,夕阳渐渐落了下来,旁边放着邢天逸留下来的刀,隐约看见眼前闪过邢天逸的身影,他似乎也在说。

    “要幸福啊。”
商场狼妻:恶整帝王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qlobby.com
Top